初月

写时用心,读来交心

记得余春娇说过:
“我喜欢你,我真的很喜欢你。
喜欢到我自己都好怕。
张志明,你就当做好事也好,
当放我一条生路也好,
不要再来找我,真的不要再来了。
我是很喜欢你,又怎么样呢?
没有用的嘛,
我懂得,我真的懂得。
有的事根本就不可以强求。”

有时候疏远不是讨厌
而是太喜欢又很无奈
如果你看到,我希望你明白

【泉司】Lost Stars

*唱诗班设定

But we are all lost stars,trying to light up the dark.

这是星期二的清晨,教堂的钟声浑厚的响起,悠远而肃穆,仿佛来自苍穹,铺天盖地,渐行渐远。

“当,当,当——”一共七下。

已经七点了。

朱樱司站在教堂的走廊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嗡嗡余韵交织在一起,把他的满身,满耳,满眼都灌上钟声。身侧的墙壁上整齐地镶嵌着花纹繁复的古老瓷砖,听他们说这些瓷砖已经有400多岁的年纪了,它们曾经铺满教堂的每一处地板和墙面。

朱樱司有一个习惯,就是每次走过长廊的时候,用指尖轻轻扫过那些瓷砖。

他最喜欢的是走廊上第三根柱子对...

2018-02-07

【泉司ABO】If Only

第零章·Hello?


【一】

朱樱司在日记簿上写道:“新小说已经开始连载了,编辑部那边说反响很好。田中医生告诉我,小佑的病情控制得不错,他今天挺有精神,也没有发烧。我今天大概又得了急性胃炎,不过不要紧,吃了药之后已经感觉好多了。”

天空像洗得发白的牛仔布,有铅色的阴云在浮动,漫不经心,漫无目的。

朱樱司看着窗外,笔尖悬停,半晌,还是在末尾添了一句,“今天在医院里看见了一个像濑名前辈的医生。”

他写完之后又觉得,单这一句话,总是不够的,但一时间想写的东西太多,最后也就无话可写了,索性合上笔盖,起身去盥洗台洗了脸。水扑到脸上,一阵冰凉让毫无防备的朱樱司结...

2017-11-02

【泉司】If Only

【幕间休息】

*ooc!ooc!ooc!!!!!!!!!!!!!

*我大概是喝醉了——被正文快折磨疯了

*博君一笑

*自我放飞

*真的不会写

 

晚秋的凉意总是杀得人措手不及。医院后面的林荫道上落叶堆了一地。

“前几天还没落这么多叶子呢。”濑名泉站在朱樱司面前,仰着头,看着头顶树枝上零星的黄叶摇摇欲坠,自言自语。然后他修长而有力的手指轻轻地捏了捏司的脸,问:“冷吗?”

“稍微有点。”

阳光灿烂地落在泉的脸上,他笑着对拎着便当的司说,“让小佑偶尔也稍微和我亲近一些吧,否则就算是我也是会闹变扭的,我这周都没跟他怎么说话。”

“该感到抱歉的应该是你才对吧?”朱樱司鼓着...

2017-10-23

【泉司ABO】If Only

第四章·孤灯


朱樱司在书房里,对着电脑屏幕坐了很久,从清晨到正午,从正午再到傍晚。傍晚的时候,札幌下了一场雪,小小的白色颗粒慢慢地从天而降。他站起来去厨房给自己倒了一杯水,然后半倚着沙发,看向窗外。忽然间,他看见外面那盏孤零零的路灯亮了,微弱的光亮和逐渐下沉的夜色朦胧地混合在一起,整个世界看起来寂静的不得了。

天要黑了。他想。

朱樱司有些不知道该怎么继续自己现在正在写的故事,故事里人物各自会有怎样的命运,他们是如何相爱的,后来是否分离,以及最后,在一起了没有。究根溯源,还是这个故事本身,就是他和濑名泉的故事。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朱樱司非常排斥自己回忆起任何有关濑名泉的事...

2017-08-29

【泉司ABO】If Only

第三章·想你

 

距离圣诞节越来越近了,札幌,这个北国首府的边边角角无时无刻不在向人们传达这个消息。花店的玫瑰花一如既往的涨价,咖啡店门口的圣诞树被缠上厚重缤纷的丝带,上面悬挂着金色的小铃铛和雪花片,像所有北海道地区的城市一样,札幌的冬天特别漫长特别难熬,十二月的空气好像夹带着细碎的冰,大雪早已下了一轮又一轮,满大街都是匆匆往家赶的人,焦急的人们总会在擦肩而过的时候交换一个无可奈何的微笑。这个城市便会在这个时候弥漫着一种同舟共济的温暖。

朱樱司左耳的耳垂有点肿,他仔细回想了一下,应该是昨天晚上侧着头趴在电脑前面睡觉,耳朵压在胳膊上,耳钉钩上了毛衣,然后自己醒来的时...

2017-07-23

【泉司ABO】If Only

第二章·你是我的小王子

 

濑名泉觉得有什么支离破碎的光在眼前浮动着,自己好像躺在结了冰的湖面上,又光滑又冰冷,然后他感觉自己整个人不断往下沉,沉下去,沉下去,好像冰面下面有一些美丽的触手在来回摇摆,正在渐渐往上攀爬,打算温暖地缠绕住他。

然后他就醒了。

准确来说泉是被惊醒的——昨天晚上直接脱下的衣服的口袋里,手机正在不甘寂寞地叫嚣着,真该死,内部手机的铃声是一开始就被设置好了的,那种催命一般的,单调重复的,刺耳的哔哔声,伴随着的还有像轰炸机一样在他头脑里肆虐的震动声,让他在微眩的早晨火冒三丈。

濑名泉长长地叹了口气,看了看来电显示,是朔间凛月打来的,还是得接...

2017-07-15

【泉司ABO】If Only

第一章·玫瑰和狐狸

 

*这一版改了很多,看过的读者也可以放心食用

*abo设定

*happyending无误

 

“And, naively, she showed her four thorns. Then she added:......”

朱樱司背对着窗户,给天泽佑用英语念《小王子》的故事。天泽佑是他的儿子,他的宝贝。

可能是遗传的缘故,也可能得益于朱樱司在天泽佑还完全懵懂的时候给了他非常好的早期教育,总之,佑是大人们口中那种特别聪明的孩子,他在那个钻研古书的曾祖父的教导下,在一岁半的时候就会被若干唐诗,两岁半的时候差不多认得五百个汉字...

2017-07-12

【泉司】莫失莫忘

*濑名泉自述式口吻

*此篇为联文,另一篇以朱樱司为第一视角,由@融化的芝士绵 完成

*人物ooc

*祝愿你们520快乐,永远不会失去不会忘记


第一次见到司君的时候,他正在笑。准确来说,是他们几个人正在谈笑风生,也许刚好聊到了什么有趣的话题吧。但是很遗憾,因为第一眼看见的是他,我就再也看不见周围的人,于是直到今天我都想不起来当时另外的一些人里都有谁。

我记得那时他不像别人那样笑得前仰后合,而是身体稍稍向前倾斜,半捂着嘴。他的笑容干净并且彬彬有礼,透着一股子距离感,就像一粒温润的玉石,泛着温软的光芒,触感却冰凉。除了他的笑容,同样耀眼的还有他那一头明艳的红头发,刘海松松...

2017-05-20

【泉司】樱花七日

*梗来自渡边淳一《樱花树下》以及宫崎骏《起风了》
*私设成山
*此篇作为我的小少爷朱樱司的生贺
亲爱的生日快乐
你那么美好,我心却这么笨。
*祝阅读愉快

他一直怀念他。

他们俩相爱,已经是十年前的事情了。濑名泉有时候深夜一个人躺在榻榻米上,恍惚间想起朱樱司的音容,他总觉得那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真教人惊心,原来自己已经有这么老了吗?日子过得飞快,十年的生命好像就是弹指间的事情。他和朱樱司从相识到相爱再到分离,往多了说有4个月不到的时间,往少了说,也就短短7天吧。可是对于濑名泉来说,7天的时间足够称作一生一世,他大概在那七天里把人生所有的悲欢离合喜怒哀乐都经历了。

朱樱司曾经逼问他,他是什么...

2017-04-05
1 / 2

© 初月 | Powered by LOFTER